《花千骨》輕水付出一生守護孟玄朗,大婚前一天還去找花千骨,最終落得個瘋子的下場,可悲可歎

思思 2021/07/13 檢舉 我要評論

我是思思,热爱追剧的剧迷一枚,关注@電視劇 花千骨,带你欢乐追剧,乐享不停!

孟玄朗總是對輕水說,「對不起。」

輕水總是風輕雲淡地說’「不要說對不起,感情的事,沒有誰對誰錯,也沒有誰傷害誰,只是各自綻放罷了。」

我以為輕水,真如此淡定地一直守護在孟玄朗身邊。

可最後她一個堂堂郡主卻變得瘋瘋癲癲,在街邊淪為乞丐。感情裡,輕水真的不在乎誰傷害誰嗎?

孟玄朗是蜀國的二皇子,是長留本屆的特招生。出生于皇室血統的孟玄朗,相比於其他人,除了俊朗的面容,身上還散發著貴族的氣息。

輕水只是輕輕回頭一眼,就將孟玄朗收入自己的心房。可孟玄朗似乎對她不感興趣,反而對她的好友花千骨有好感。

可這個時候的輕水,只是每天能夠看到孟玄朗,就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。於是她不好正面與孟玄朗接觸,自己繡了荷包,都叫花千骨為她送過去。

而孟玄朗卻誤認為這是花千骨故意這樣說的,於是他很開心。孟玄朗天天要拉著花千骨練劍,而輕水只在一旁,每天靜靜地能看到她的如意郎君,她就很滿足了。

可人生總是突如其來的意外。此時在長留正在學習修煉的孟玄朗,突然聽到他父皇病重的消息。

輕水只能看著孟玄朗匆匆趕回皇宮。孟玄朗回到皇宮,他父皇的生命已是油盡燈枯,其大哥心術不正,父皇要將皇位傳給孟玄朗。

可孟玄朗認為,皇位本該屬於大哥。於是孟玄朗把重要的事務都交給自己大哥處理,而自己則是放任自流的態度。

沒多久孟玄朗發現,百姓民不聊生,而哥哥更是將自己趕下臺,自己坐上了皇位。

輕水本是一國的郡主,看到困境中的孟玄朗。她決定冒險。輕水告訴自己的父皇,孟玄朗將是自己的駙馬,輕水的父皇出兵,才得以讓孟玄朗復位。可此時的孟玄朗心裡念的,始終是花千骨。

 

孟玄朗復位後,輕水在長留修煉的事情徹底中斷。她選擇無名無分,守候在孟玄朗的身邊,希望有一天,孟玄朗能夠愛上她。

在皇宮裡生活的女人,想要日子過得好。唯一的方式,就是有名有分,能夠獲得帝王的寵愛,可是輕水呢!

此時的花千骨被白子畫囚禁,孟玄朗日夜擔心花千骨的安危,更是帶著千萬人馬,屢次上長留要人。

更讓人無奈的是,他隨行帶著輕水,還要讓輕水為自己打聽花千骨的消息。可他孟玄朗不知道的是,就在輕水,轉身瞬間,眼淚已模糊了視線。

輕水在皇宮默默守候多年後,孟玄朗再看不到花千骨的消息後,終於轉身看到了輕水。孟玄朗向輕水求婚,輕水心中終於釋然了,多年的無望等待,終換來孟玄朗的回應。

可事實證明,孟玄朗的轉身,只是曇花一現的憐憫而已。就在輕水和孟玄朗大婚前一天,孟玄朗又聽到花千骨的消息。

而孟玄朗第一個反應是如何去搭救花千骨,而不是和輕水完婚。哪怕輕水祈求,「郎哥哥,等我們完婚後,再去找花千骨可以嗎?」

孟玄朗卻頭也不回,踏上尋找花千骨的路途。

輕水再次看到花千骨的那一刻,她壓抑多年的忽略和冷落直接暴露,當著孟玄朗的面將一把匕首直接[插·入]花千骨的腹部。

花千骨是輕水曾經的朋友,可這一次,她再也顧不了太多了。無望的等待終於讓輕水絕望了。

輕水一個堂堂的郡主淪為大街乞討的瘋子。可見感情裡,本是一條雙向線,只有彼此回應,才能避免無望的等待。

我是思思,想看更多电视剧资讯,点击关注@電視劇 花千骨,热爱看电视剧的你一定不能错过!

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